所有销售的快递都是按时出物流请放心购买!

首页 > 空包代发 > 空包代发如何签收的:身份证迷案调查:最大罚单揭开支付业黑灰产冰山一角

空包代发

空包代发如何签收的:身份证迷案调查:最大罚单揭开支付业黑灰产冰山一角

更新时间:2019/8/7 / 阅读次数:249

  空包代发如何签收的 :为非法交易提供资金通道,已成为一些支付企业被监管处罚的主要原因


  为非法交易提供资金通道,已成为一些支付企业被监管处罚的主要原因


  湖南的聂先生没想到丢失一次身份证竟让自己卷入一起特大跨境网络诈骗案。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还有许多跟他类似的人,因为身份信息泄露,被犯警分子行使,用于成立皮包公司从事犯罪,帮助地下外汇期货交易、赌博、色情等非法活动洗钱出境,并隐匿公安侦查。


  数量众多的皮包公司背后,是一个庞大的“黑灰产”。第一财经记者经过数月的观察发现,在形形色色的“四方”、“支付接口”QQ群里,活跃着一批掮客,他们为犯警分子和持牌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牵线搭桥,收取资金过路费,获取惊人暴利。


  今年7月,人民银行开出了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史上最高金额的罚单,环迅支付被罚没近6000万元。记者从监管部门独家打听到,环迅支付被处罚事关聂先生身份证信息迷踪。


  由于灰色业务收入远远超过违法成本,部分支付企业违规现象屡禁不绝。为非法交易提供资金通道,已经成为这些支付企业被监管处罚的主要原因。


  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近年随着行业巨擘垄断加剧、政策监管连接加强,一些中小支付公司生存空间受到挤压,为了牟取暴利,不吝铤而走险,乃至参与到犯罪活动的业务链条中。


  丢失身份证卷入诈骗案


  面对公安部门办案人员,家住湖南的聂先生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家名称为河北易县双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双清科技”)的企业。


  当办案人员告诉聂先生,他本人即是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还拥有50%的股权时,聂先生极为惊奇。更令他不安的是,这家公司参与了一起特大跨境网络诈骗案,帮助非法交易活动转移资金至少527万元。


  他注释称,自己从来没有去过河北易县,也不持有双清科技的公章等任何质料。


  不过,聂先生曾于2017年10月初在老家丢失过身份证。就在当月,1300公里以外,双清科技在河北省保定易县成立,不仅从工商部门取得了营业执照,还从银行获得了开户许可证。


  这事背后,究竟是何人操办,意欲何为?使人细思极恐。


  今年2月,山东东营警方破获了一起总金额近亿元的跨境电信诈骗案,在广东、云南、贵州、江西等地同时收网,一举抓获犯罪怀疑人12人,串并案件近百起。


  警方初步确定了一个100余名成员组成的犯罪团伙,长期在老挝金三角、柬埔寨等地活动。该团伙在境外搭建非法期货交易平台,通过微信、QQ等网络社交对象假扮“资深老师”讲课、洗脑,诱骗大陆住户到其交易平台投资黄金、原油、股指期货等等。


  这种作案手段并不新鲜,依旧是免费给投资者炒股培训,再操纵股价取得投资者信任,最后把投资者引到非法交易平台上收割。不过,新型案件把平台设置在境外,国内投资者不容易辨识风险,而公安办案更是遇到了庞大阻碍。


  今年4月,浙江绍兴警方赶在该犯罪团伙中6名怀疑人飞往柬埔寨之前,于深圳将他们一举抓获,当场缴获现金85万美元和4万元人民币。


  警方发现,这些境外设立的非法交易平台可以人为操控行情,怀疑人洗劫投资者本金之后,在香港、澳门等地洗钱,将赃款换成美元偷运出国。


  据媒体报道,为了逃避监管,该犯罪团伙不断变换平台名称,先后成立过“Top500”、“第一金融”、“国泰金融”、“友邦金融"、“金边公正交易所”等,他们声称受到美国期货协会NFC监管,但实际上不具备任何金融业务资质。


  而在国泰金融和友邦金融两个平台中,均有双清科技身影出现。第一财经记者观察打听到,投资者的资金通过双清科技在第三方支付公司环迅支付开立的支付接口进入了非法期货交易平台。


  记者进一步追踪发现,双清科技的另一名股东卢某以导游的身份,2018年曾在广西、柬埔寨两地活动。


  天眼查查询结果显示,与卢某相关的公司一共有8家,均于2017年10月成立,全部注册在易县。这些公司存案有多家网站,并拥有一个可以买卖“美原油”、“美黄金”、“恒生指数”等境外期货衍生品的交易软件。


  双清科技背后,一个为非法期货交易活动转移资金、并洗钱出境的地下黑色家当链渐渐表现出来。


  第三方支付史上最大罚单


  7月12日,人民银行开出了第三方支付行业史上最高金额的罚单。环迅支付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实施警告,没收违法所得968万元,并处罚款4971万元,合计5939万元。


  千万级罚单在支付行业较为罕见,第一财经记者从监管人士独家打听到,环迅支付这张史上最大罚单,与前文中的非法期货交易电信诈骗案和双清科技有关。


  受害人向记者提供的银行账户资金流水单据显示,上述非法期货交易案中部分“投资人”的资金以每笔约4.9万元人民币(超过5万元需要审查)的金额频繁打入了环迅支付的备付金账户。同时,在非法期货平台上,“投资人”虚拟账户显示为入金。


  第一财经记者经过多方观察,证实了上述资金流水所显示的情况实在存在。这也说明,环迅支付为非法交易提供了资金渠道。


  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的回复函显示,环迅支付于2018年5月与双清科技签订协议,双清科技提供了法定代表人身份证、营业执照、开户许可证等质料,环迅支付审核后将其纳为签约商户,为其提供支付接口。


  央行上海分行经观察认为,“环迅支付存在未对特约商户进行有效核实、风控措施未落实到位等问题”,并且“未有效履行反洗钱义务”。


  按照环迅支付工作人员的注释,他们没有见过双清科技的法人代表聂先生,开户均是由公司员工郑某代庖的。


  第一财经记者随之联系到身在福建的郑某,郑某却对记者表示“对此事毫不知情”。郑某否定自己是双清科技的员工,他告诉记者,自己之前在一个叫做爱购商城的消费返利网站上留下了个人信息,当时自己并没有在意,没想到被他人行使了。


  而记者打听到,爱购商城正是双清科技在环迅支付的账户名,网站地址为:iloveebuy.com,目前已经无法打开。


  “这是个电商网站,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不停地有不到5万元的走账,我不清楚他卖的是什么。”环迅支付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按照规定,支付公司必须对商户进行实名制管理,严格审核证明文件,并且监测商户的可疑交易,一旦发现涉嫌违法犯罪活动,应立即报警。


  记者经过观察打听到,双清科技既没有实在的办公地点,对外仅是一家空壳公司。但在2018年8月一个月内,这家公司却发生了大量的资金交易,并且资金没有进入公司账户,而是打入了环迅支付所称的“商户指定账户”。


  一位支付行业资深人士彭冰(化名)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地下外汇交易、赌博等违法活动在支付企业开户时,往往会伪装成电商网站,以隐匿频繁的、不合常理的资金进出。但是,为了做业务,一些支付公司多会选定“睁一眼闭一眼”。


  聂先生、郑某的遭遇并非个案,Top500系列诈骗案中涌现出了数量众多的空壳公司,给各地公安的经侦部门查询资金去向增加了难度。


  同一起案件中,陈强(化名)也发现身份被盗用,犯警分子以他为法定代表人设立空壳公司,在支付公司开通了接口,并将受害人资金打入疏散的账户,由个人分头提现。对此,陈强毫不知情,他告诉记者,将起诉支付公司,维护自身权益。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侵害个人信息会构成犯罪,近年电信诈骗频发,犯警分子贩卖个人信息,从事更加紧张的违法犯罪活动,形成‘黑灰产’家当链。”


  她认为,侵害个人信息有匿名化、隐蔽化的特点,而且单独立罪量刑并不高,但犯罪分子获得的利益庞大,因此侵害个人的信息难免屡禁不止。


  “大家在使用不太可靠的网站或APP时,如果需要提交各种个人信息,乃至是手持身份证照片、家庭住址时,还要多加谨慎。不少网站即是依靠出卖用户的个人信息牟利的。用户一旦信息泄露,有可能会遭遇庞大的经济损失。”刘晓春建议道。


  支付行业黑灰产冰山一角


  央行的巨额罚单揭开了一个庞大“黑灰产”的冰山一角。


  搜索关键词“四方”、“支付接口”,会找到大量的QQ群,群里布满兜售支付接口和壳公司的信息。群成员自称“四方”,是第三方支付公司的代理商,能够为“JR”(金融)、“BC”(博彩)、期货、外汇等违禁平台提供资金通道。


  “营业执照这些我们都有,我只要你有一个平台,能过大资金的。”一名“四方”从业人员声称,他能代理多家支付公司。


  记者在观察过程中打听到,一些灰色乃至违规的平台在第三方支付机构开通账户的费用高达8500元,而正规商户这类开户收费非常低,乃至是免费的。“四方”不仅能提供全套申请质料,还承诺不泄露交易平台的实在信息给受损失的投资人和警方,乃至能够帮助处理受害人的投诉。


  如果直接购买现号(借用现有商户通道),费用就更贵了。由于监管趋严,一些支付企业现号费用已经涨到3.5万元/个。


  支付企业卖现号偶然会瞒着商户。如环迅支付特约商户昆山某公司法定代表人杨先生就发现,其所在公司的支付通道在2018年6月曾被盗用,有大笔资金从受害人账户经过其通道进入了Top500系列非法平台。后来经过协调,环迅支付将3万元通道费退还给了他。


  虽然央行明令禁止支付机构、银行为非法交易场所提供支付结算服务,并禁止把支付接口出租、出售给非法交易场所使用,但这个庞大的地下洗钱“黑灰产”网络近年来一直在日夜运转。


  不少“四方”人员都自称“在支付公司里面有人”。一名自称刘某刚的“四方”人员向记者透露,其弟弟就在环迅支付工作。


  刘某刚对记者表示,他手中目前有两个支付接口现号可供出售,“一手交钱,一手给号,保证资金安全到账”。


  不过,记者就此询问支付公司时,支付公司否定了与“四方”人员存在关联的说法。


  一位资深支付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支付机构的业务人员普通都清楚背后是怎么回事,就算不知道,后面的风控、监测环节理论上都能发现问题。


  “如果非法平台能通过审核,说明支付公司的风控、法务人员都被买通了。”另一名支付行业人士李敏(化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李敏表示,“‘四方’在支付行业里并不是秘密,他们掌握了客户资源,又游离在监管以外,因此比较强势,乃至会敲诈有牌照的支付公司索要通道费用,一旦支付企业拒绝合营,他们就威胁要去曝光抹黑这些支付企业。”


  而记者观察还发现,让部分支付企业铤而走险的,主要动力还是来自灰色业务带来的惊人暴利。


  第一财经记者多方观察打听到,支付企业服务非法交易收取的手续费为资金流量的2%-6%。即非法平台每欺骗受害人100万元,就要分给支付公司2万-6万元,是支付公司正常业务费率的数十倍。


  这还不包括非法平台给“四方”的佣金。李敏告诉记者,“每10亿元交易,‘四方’就能分得2亿元,这是一些小规模支付企业合规经营辛苦多少年也赚不来的,很多业务员经不住这样的诱惑。”


  嗅到了暴利的味道,乃至一些非法交易平台也加入“四方”的队伍。一家交易所谓“伦敦金”的外盘期货平台的里面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公司去年已经转型成为支付公司的代理商。


  而一些支付企业之所以对赌博、诈骗、非法金融交易乃至色情趋之若鹜,也是因为灰色收入远远高于违规成本。


  以环迅支付为例,该公司近年来一再受罚。据央视报道,2016年8月,江苏扬中警方破获了一起木马网络诈骗案,抓获犯罪怀疑人38名,其中包括7名环迅支付员工,查获非法接口32个,涉案金额2000多万元。


  警方发现,环迅支付长期为诈骗团伙提供支付接口、同时帮助诈骗团伙洗钱并处理投诉,和诈骗团伙五五分成。


  记者梳理发现,自2016年以来,环迅支付每年都会领到央行的罚单,但是以往被罚款最多的一次也不超过200万元。


  “为非法交易提供支付通道是业内公开的秘密,获利空间大,违法成本又太低,一些第三方支付机构对于商户的违法行为是应知或明知的,但为了获取佣金,往往会放松审核。”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根据人民银行《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的处罚规定,支付公司违规会面临1万-3万元罚款。


  狡兔三窟


  记者在观察中还打听到,在公安部门眼中,打击支付业“黑灰产”经常会面临比较棘手的案情。


  接近办案人员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环迅支付提供给警方有关双清科技的质料并不实在,不仅没有给出下达指令的实在商户,受害人资金去向也不妨假的。


  环迅支付提供的质料显示,受害人资金进入环迅支付备付金账户后,以每笔50万元整在两日内进入到两家海南电子竞技公司账户。但警方人员校验,IP地址与收款人所在地不符。


  实际上,央视报道的2016年网络诈骗案中,扬中警方就发现环迅支付刻意规避警方侦查,拒不提供银行订单号等有用数据,乃至给诈骗团伙通风报信,通知他们提前提现和转移接口。


  环迅支付对非法交易可谓“诚信”、“义气”。但对于多数非法平台和诈骗团伙而言,他们更保险的做法,是同时对接多家支付企业。


  “目前一些非法交易网站可能同时签约十家以上的第三方支付通道,这样做的好处,一是当任何一家支付通道出现问题,如遇到司法观察、民事胶葛时,都有其余的备用通道;二是客户难以查询资金去向,给客户维权带来难度。”王德怡告诉记者。


  王德怡向记者介绍,第三方支付机构往往并不直接将资金打给非法平台,而是打给另一家支付公司,下家再下家,直到最后一家第三方支付,最终资金进入非法平台指定的个人或公司银行卡,实现交易资金转出。


  “当受害人查询资金去向时,第三方支付机构就会以保护商户商业秘密为由拒绝回复。”王德怡称。


  在双清科技案中,记者观察发现,同一批受害人在非法交易平台的入金除了进入环迅支付,还进入了另外两家第三方支付机构易宝支付和银盈通。


  根据相关银行和支付机构的回函,受害人资金在易宝支付条线的流向得以还原,即易宝支付——上饶银行——广州商品清算中心(下称“广清所”)——个人银行卡。


  最终,广清所根据商户深圳某公司的指令将一笔资金疏散打入5名个人的银行卡。不过,上文中该深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强告诉记者,他从未与广清所签署任何协议,对整个事件也毫不知情。


  王德怡认为,地方清算中心没有第三方支付牌照,但仍有许多地方清算中心为非法交易场所从事贵金属、原油、沥青合约交易提供资金通道,这些行为本质上是非法清算行为。


  在他看来,“第三方支付机构对相关网络交易的受害人在民事上构成侵权责任,因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有义务对商户资质的合法性、网站的合法性及交易类型进行审核,其有义务采取技术手段防止非法网站进行技术跳转,阻止支付实现。”


  截至发稿,环迅支付、易宝支付、银盈通以及广清所等机构均未回应第一财经记者对相关问题的采访。


  今年2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公布了七大2019年支付清算违法违规行为重点告发事项,其中“为赌博等非法交易提供支付清算服务”位列第一,这也取代了挪用备付金,成为“断直连”后,支付机构被央行处罚的最主要原因。


  第三方支付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一支在近年兴起,定位于满足消费者小额、快捷、便民的支付结算需求,填补了银行服务的缺口,让中国金融科技成为国际上的一道靓丽风景线。


  但随着支付宝、财付通等巨擘市场占有率不断提升,各个支付机构纷纷降低费率。而2017年底“断直连”政策要求支付机构全额上缴备付金后,中小支付机构的利润空间进一步受压,一些机构为谋求生存,不吝铤而走险。


  “一些支付公司抱着侥幸心理,不去研发产品、深入细分行业,而为了一点利益去参与灰色业务,现在已经也越来越行不通了。”彭冰表示。


  2017年下半年以来,央行对支付行业的监管逐步加强,对如何审核商户、如何做风控都有了清晰的要求,对违规行为更加大了打击力度。记者从监管人士打听到,今年央行已经要求20余家支付机构停止新接入商户。


  彭冰认为,支付机构也是金融机构,需要按照银行的标准来不断提升自己的风控水平,未来,合规将成为支付公司的重要竞争力。


  李敏则建议对“四方”等支付代理乱象加大打击力度,以净化行业生态土壤,防范洗钱和电信诈骗频繁发生。


空包网 http://www.6677kb.com

上一篇:发空包哪个网站靠谱浅析:不改名就侵权?敬汉卿不是第一个被“抢”姓名的网红

下一篇:零九空包网:弘扬爱国奋斗精神 建功立业新时代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