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销售的快递都是按时出物流请放心购买!

首页 > 拼多多空包网 > 拼多多空包网浅析:58抓“鬼”:把小鬼挡在外面,也让内部小鬼出不去

拼多多空包网

拼多多空包网浅析:58抓“鬼”:把小鬼挡在外面,也让内部小鬼出不去

更新时间:2019/9/5 / 阅读次数:229

  拼多多空包网浅析 :原标题 58抓“鬼”


  记者 杨倩


  头图摄影 邓攀


  以下全文根据受访者口述整理:


  我叫王松。2017年9月,我加入了58集团,担任合规监察部总经理。


  这个决意源于一次饭局。当时,老姚(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约我吃午饭,同席的还有58集团联席总裁庄建东和CFO周浩,我们一谈就谈了三个多小时。


  当时58集团在美国上市还不到4年,但业务扩张迅速,共有招聘、新车、二手车、金融、同城货运等七条主线,员工也达到2万多人,已经是家大企业。老姚意识到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里面组织迫切需要一场变革,必须重视反腐。


  公司里面腐败不被遏制的话,不但会导致企业经营损失,使得公司品牌形象遭到紧张妨碍,并且会伤害安分守己的员工的心态,可能导致更加紧张的行为后果。腐败如同瘟疫,一旦弥散开来,不但整个公司停滞不前,乃至于毁掉整个事业。正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所以,老姚筹办在公司里面成立一个反腐监察部门,用以控制成本、根除腐肉,保持组织活力。


  那一天,我们在一些关键问题上达成了共识:公司里面反腐需要自上而下,光是打苍蝇,起不到震慑作用。同时,作为合规监察部,我希望这个组织是独立的,直接向老姚汇报,直接对法人、董事会负责。老姚同意了。我被老姚反腐决心和支持力度打动,决意加入58同城。


  在其余公司,监察部大多是向CFO、法务VP汇报,和CEO之间隔着好几层,隔行如隔山,很多公司高管对一些观察事项上的不理解,导致工作难以展开。直接向CEO汇报、对董事会负责,工作好开展,但责任也更重了。


  老姚当时要我第二天就来上班。我没想到上任后很快就遇到一个大案子。


  抓“大鱼”


  宋波案是我来到58集团之后,对外公布的第一起反腐大案,职位之高、金额之大,使人震惊。这个案子已经公布,谁都见识了老姚在公司反腐的铁腕决心。


  那时候宋波来58集团已经5年多了,担任58同城渠道事业部高级副总裁,对于公司的渠道装备贡献很大,平时与许多同事关系也不错。当初,来自另一个案件的线索暴露了宋波的可疑行径。


  我问老姚,“查不查?”老姚坚定地说,“查!”


  宋波还没有离开58同城,我们就已经开始着手观察。后来,他提出离职,为了不打草惊蛇,公司放行了,全部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他已经插翅难飞,因为即使离职之后,也照样可以追究其在职期间的法律责任。


  宋波贪腐案情复杂,金额庞大,但查处顺利,案件观察时需要协调财务部、人力资源以及合同资料、信息部等各个部门,如果他们不合营,或者走漏风声,就会给办案带来阻力,这也是我最初所担心的。但58一直坚持“简单可信”,有老姚的鼎力支持,在观察时每个部门都非常支持合营,没有人主动问询案情或插手干涉观察。


  事实上,作为58同城前VP,宋波并不缺钱,手里也有不少58同城股票。但他负责的部门行业潜规则一直存在,你不收人家的东西,人家就认为你不合群,你在这个圈子里以后就不好干,还有的是故意找人要的,所以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加上位高权重,也为权力寻租打开了方便之门。去地方走一圈,地方上代理商对他众星捧月似的,最终就陷了进去,涉嫌行使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了代理商巨额财物。


  宋波这人几百块钱的回扣都要。他还有个嗜好,在代理商的群里卖东西,他主动跟人说,我给你卖了多少台,你这个钱是不是得给我。钱再少,他也要,他觉得这是一种乐趣。


  宋波的手下、原渠道事业部总监郭冬先事发,宋波知道罪行败露,找老姚求情,涕泪纵横,老姚也落泪了。


  在此之前,也有业界大佬、宋波的前老板为他跟老姚求情。“老姚,宋波是犯了事,我们公司对这种事也是零容忍。但宋波跟过我,你就帮帮他,别处理了。”


  老姚当时就回覆,“你零容忍,我这就不零容忍?想想58所服务的亿万用户,我们必然要对努力工作、简单可信、正直的人负责任。”


  最后我们决意合营警方彻底地清理表里部,该送警就毫不犹豫送警了。因为对贪腐者的同情,即是对其余员工的残忍和不负责任。


  宋波案被彻底查处是58历史上比较大的一件事情,我们即是要表明一个态度——违反了公司的代价观,不管你职级多高,不论你是否在职,我们都将按照公司的监察制度进行处理。坚信,唯有坚持正直才气让企业走得更远。


  老姚事后告诫团队,“队伍里出现这样的情况,企业也有责任。宋波是我第一次做这样为难的决意,迈出第一步以后,再有这种情况就会非常痛快地处理,绝对不允许问题再次发生。”


  宁愿花50万查贪污5万的人


  查处宋波案,只是合规监察部众多工作中的一项。


  我来58集团之后,花几个月搭建起合规监察部,共有40多人,在互联网公司中可以说是团队大的。老姚希望58同城能在这个平台树立标杆,并对合规监察部充分放权。


  在高层管理会上,老姚夸大,合规监察部费用无上限,可以观察公司所有部门、所有人,包括高级副总裁。老姚斩钉截铁地说,“发现有一个人贪污了5万,宁可花50万进行观察取证。”


  58集团在反腐方面下了比较大的功夫,首先是保持反腐部门的独立性;其次,建立了相对完善的反腐制度;第三,展开对员工的定期培训。


  我们专门成立了自己的“专案观察组”,观察人员都是来自公检法系统,平均年龄36岁,经验丰富。公安和检察院两个系统出来的人才各有特点,好比公安在观察取证方面比较专业,检察院对于梳理证据链、法律条款运用训练有素。两方面人才结合,相得益彰。


  但企业的监察部门毕竟不是执法机关,尤其是私企,不像国企还有党委、纪委的监督,像贪污这类案件,国企只要报案,公安局的重视力度会非常大,而且可以调账。在非国企要查处非公纳贿的案子难度非常大。首先需要企业自己证明公司损失多少,怀疑人收了多少钱,不查他私人的账怎么知道?而且现在很多交易不通过银行转账,而是通过微信、支付宝,还有的直接即是给现金、金条,行贿手段花样繁多。


  同样是在办案,公安观察取证过程方便,但是企业没有权限,擅自调取银行账务、数据等是违法的,因此通过合法手段获取证据就变得非常关键,也造成公司监察部门在取证时候非常困难。


  所以,互联网公司已经公布的反腐案件里,非公纳贿的案子极少,很多的都是职务侵占。非公纳贿普通是供应商、客户给怀疑人送钱,而职务侵占则是侵占本公司财务。后者更容易取证和处理。


  也正因为非国企在查处案件上有种种限制,所以我们更注重防范。事实上,“防”比“杀”更重要。我们建立了自己的监察数据库,搭建了完整的审计模块,囊括了所有案件、相关人员档案、购买供应商资料、合同资料等,为调取信息、分析案件、以及梳理业务环节上的问题,提供了全面丰富的素材库。我们是互联网公司,我们部门也有技术人员,现在在手机端能够查到案件的进展,监察人员每天实现的工作进度会自动上传到数据库。我们对一些重要部门、关键岗位进行重点关注,并且定期对经营状况、资产、事迹进行回顾。


  在反腐经验和制度开发上,一方面是“打”,起到警示作用;另一方面是梳理流程,堵漏洞。例如,处置宋波案后,针对暴露的问题,我们及时补上了业务线上的漏洞,完善各种流程制度。


  58集团现在的反腐败制度,事前有监察管理手册、廉洁文化、员工手册培训,事中有告发制度、礼品报备制度、招标购买监督制度等。对关键岗位的人员引进必须要做尽调,升职要依据自身及团队管理方面的违规违纪行为进行测评,离职前还要进行离任审计,使关键岗位人员的管理形成一个完整闭环。


  我们在里面夸大阳光文化,夸大零容忍、零贪腐,对外也是如此。在与同盟伙伴的往来中,送礼也有严格标准,都是58同城官方的礼品。


  这在58集团的名片上就有直观体现,我们公司所有员工的名片背后都统一印着廉洁承诺,“公司禁止员工行使职务便利,以个人及技术等名义接受同盟伙伴任何形式的礼品、礼金、宴请等;对于员工任何形式的侵占、索贿、挪用、渎职、诈骗、泄密等行为零容忍,一经发现严肃查处。”


  这在所有公司里都是少有的。


  企业不需要“杀手”?


  里面监察毕竟不是业务部门,没有营收KPI,那么如何做考核呢?乃至,因为监察天然即是种权力,又如何防止它异化和变质呢?


  我来之前就跟老姚说,“如果你给监察部定指标,实现多少案子,或者说每年要收缴多少金额,这样的话会变性质,可能监察部门就会为了罚款而罚款,为了查案而查案,这个是非常不对。”老姚当时也同意。


  所以,除了查案子,我们的工作还包括开发监察系统、订定规章制度、协助其余部门做监察工作,做法律、制度解读和宣传以及员工培训。我们开设了在线告发,可以匿名告发,但我们更鼓励实名。事实上,我们是业务线的辅助者,发现隐患会提前预警,或者业务线发现什么问题,需要我们在制度上进行帮助。


  我认为加强员工培训非常重要。你不可能指望能查完所有案子,这只是一种打击,更重要的是必须让员工养成习惯,知道什么是违规违纪才行。同时,一个负责任的公司,就应该把漏洞都尽可能给堵上,让员工没法出错误。


  偶然候,员工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是犯罪的。公司有一个非常年轻的技术员工,按他的说法,他还没有女朋友,想从公司通讯录里看有没有和自己年龄相符的未婚老乡。结果他就破解密码,导出了很多女员工的数据。实际上,他没卖数据,乃至可以说没用数据做什么,但是,这种行为就已经触犯了刑法。最终被交卸了警方。


  此外,数据作秀、辱骂顾客、倒卖帐号都是属于紧张违规,在58一旦触碰就会被开除。所以,加强培训和法律法规教育非常重要,既是维护公司利益也是保护员工。


  其实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有很多查案能力特别强的,我们俗称“杀手”。他们去一个企业以后,即是一顿“杀”,只顾着把怀疑人都送警,最后自己的事迹很好看,公司的嘉奖也非常多。但是他在这个企业普通干不长,因为出错的普通是有能力的人,你只“杀”,不“防”,不做制度装备,企业“杀”成那样,人人自危,员工士气一下全部打下去了,对企业是完全不好的。


  惟有查防结合,合规监察才气在公司站稳脚,不被大家那么排挤,同时对公司的发展也有好处。


  我们部门现在分为三大板块:案件观察部、业务监察部、合规部。未来我们还会加强内审、内控方面的力量。现在,总部这边各部门已经很适应我们。惟有到外地分公司查案,分公司的人才会问“你们来了,是不是我们这谁出错误了?”


  我们做里面监察的,跟别的部门的同事在工作上接触的比较多,但是个人关系上还是要保持一定距离。


  老板让你做监察,如果说跟别人走得太近了,老板会质疑你的公正性。所以跟公司其余同事接触,是需要有界线的。我从来不跟其余部门的同事暗里吃饭,要吃饭也是工作日中午在公司吃工作餐,边吃边聊。


  我用一个最形象的比喻:监察部门即是老北京门上的门神,把小鬼挡在外边,也让里面的小鬼出不去。


  60万年薪不好拿


  在进入企业界之前,我在公安系统工作10年,以一名前警察的身份为荣。因为那10年,给了我和别人不一样的经历。


  1992年10月,我荣立了三等功。在当上副所长后,我还建立了警区办公室制度,在办公室里有床、电脑,老百姓可以直接来办公室办理身份证,办公室24小时有人值班,发生警情就可以马上响应。


  我从小对于腐败问题、违法行为,有一种嫉恶如仇的情感。在当警察的时候,每办完一个案子,把犯罪分子抓获、询问并送进拘留所后,都特有造诣感。这种办完一个案子后的喜悦感、造诣感一直延续到现在。


  2002年,我离开警察系统,被东方家园以高薪聘为防损经理,做零售资产保护,之后去了韩国乐天集团,后来去了京东、乐视、360,之后来到58集团。


  2011年8月,我加入京东,当时京东已经从俄罗斯DST基金、老虎基金、沃尔玛等处募集15亿美元资金,险些全部投入物流系统装备。公司雄心勃勃,计划未来5年内投入100亿元扩展全国物流网。


  这是京东狂飙突进的前夕,也面临着整肃贪腐的重任。


  我那时负责观察总部案件,以及全国各个区域的监察。区域监察负责监管每个区域局限内所有违规违纪行为,观察每个分子公司有没有舞弊行为,然后密集向总部汇报。


  从业多年,我大致总结出互联网腐败的重灾区主要有几块:


  首先即是购买,众所周知回扣空间很大。


  其次是营销费用,广告创意的代价其实很难衡量,所以最容易出现灰色地带。


  第三是代理商、渠道商同盟,在礼尚往来的粉饰之下,也成为腐败高发区。


  第四即是贩卖环节,表里勾结屡见不鲜。好比特价活动的打折商品,一些特别紧俏的资源,只要一开盘,就会被抢空。


  此外,员工若有亲属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或办事于供应商,也容易滋生腐败。


  那时候,京东的很多案件都是低调处理,并不为外人知。现在京东和各大互联网公司早已对贪腐案毫不姑息,基本上都移送司法机关。


  2013年,在京东待了两年之后,我来到了乐视,搭建了乐视监察部,正是乐视疯狂扩张的时期。


  企业发展到比较大的规模,腐败问题才会密集暴露出来,而如果没有监察职能部门的话,腐败一直被粉饰,企业运作的隐性成本是非常高,如果对腐败放任不管,会引起员工效仿,出现道德塌方。


  随着互联网公司对反腐越来越重视,反腐人才需求量也水涨船高,这方面的人才也日益紧俏,年薪乃至涨到了30万~60万,成为了一个热门新职业。这也导致这个行业变得有些浮躁,人员流动性比较频繁。


  企业里面反腐的高管出身主要有三种:公检法机关,或者企业防损、稽核部门,或者审计。招人时,我最垂青的是人品,要对企业要负责、忠诚。毕竟在外出办案中,团队成员要能够把后背交给伙伴才行。其次,社会经验、专业技能和办案能力也很重要。


  我不会用经常跳槽的人,尤其是从公检法系统出来的。我的要求是应聘者从公安局出来后,最起码在一个企业待三年,这是沉淀期。刚从公安局出来的人,做事风格偶然候还是公安那套,但企业的里面监察完全是另一回事,因为你不再是国度执法人员,观察案件的方式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必须要沉淀。我招的人普通最多只能跳4次槽。


  对专业也有要求,在面试时,我会给他设计几个办案场景,让他说说这个案子的难点、怎么梳理证据链,乃至要画图。


  我的高要求是有理由的。随着法律越来越健全,对于隐私保护力度在加大,我们的工作难度也越来越大。尤其是网络技术日新月异,跨地域联同盟案不断涌现,增加了办案成本,给我们的工作带来挑战,需要优秀人才。


  即便如此,这份工作带来的职业荣誉感一直激励着我。回想当年的选定,我并不后悔。从公安系统出来,我有了更多时间陪伴家人,也收获了这份工作的回报。看到曾经的下属及带的徒弟遍布各大公司,也颇感欣慰。


  更欣慰的是,企业间同盟日益密切,行业共治成为企业的共识。2017年2月,14家企业发起了阳光诚信联盟,包括京东、腾讯百度等,它是中国首个互联网企业共同发起的行业自治的联盟。为提高失信人员的违法违规成本,建立卓有成效的联合观察沟通机制,联盟建立了“失信人员共享平台”,失信人员主要包括收纳贿赂、职务侵占、盗窃和诈骗等类型。联盟成员可以实现失信人员、失信企业的信息共享,自动识别失信人员,拒不录用,增加腐败人员的失信成本,形成“守信者一路绿灯,失信者处处受限”的环境。现在联盟已有320多家企业加入,其中上市公司超过50%,覆盖60%的互联网企业,分布在全国29个省,员工规模数百万。


  目前来看,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反腐制度与外企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监察系统的延伸是内控、合规,而目前国内合规系统还比较简单,不像外企是广义的合规系统,除了监察,还包括企业的反舞弊系统、安全机制、风控等等,我自己也在学习和探索中。


  作为北京市政协委员,老姚曾建议国度要为民营企业反腐提供政策、法制的保障。而人性是复杂的,腐败与人性息息相关,所以,企业做监察、反腐是永远不会停止的。


空包网 http://www.6677kb.com

上一篇:空包网哪个好浅析:OK区块链60讲 | 第1集:区块链是什么?

下一篇:life空包网:一汽大众校招不收车辆、机械专业 今年只招计算机相关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